在家抗疫 – 幾件現在你可以參與的事

在家抗疫 – 幾件現在你可以參與的事

你有仔細聆聽過家外的聲音嗎?

除著武肺COVID-19的爆發,很多人被逼或自律留在家中,在家中工作、煲劇、煮下飯仔。你又會怎樣消磨時間?

音樂人林一峰日前在二月時回應網民做網上Live的建議說過:「不,我不是選擇什麼都不做,而是做最難的事情:安靜。」

「用一段時間,沈澱,沈澱,再沈澱;沒有盼望,沒有計畫,沒有追悔,沒有下一步。

世界停頓了,在最冷最安靜的晚上,聽聽安靜會對你說什麼。」

你在家找到安靜嗎?

「你不如喺網上做多啲live啦…」
「你橫掂日日都煮飯,點解你唔拍片放上網呀?」
「你喺網上面做啲嘢啦,做乜嘢都好啦…」
「得閒影一張selfie post吓啦…」…

Posted by Chet Lam 林一峰 on Monday, 24 February 2020

 

的確,尤其在科技滿天飛的2020年,安靜是十分困難的,不然不會有美國環境錄音師戈登.漢普頓Gordon Hempton《一平方英吋的寂靜》的故事。

隨著疫情所減少的人類活動,我們的聽覺開始可能找到一寸的喘息空間。

 

還是滿天飛嗎?

 

之前每幾分鐘聽得到飛機經過,現在你能聽到嗎?當然還有飛機升降,但少了許多。

跟據flightradar24.com 的資料,全球每日航班數量由穩定的17萬5千於近日跌到每日不足十萬。(連結,截至24/3)

本港每月飛機升降量亦由每月3萬多架降到二月的1萬8千架。(連結

在三月更錄得每日約150架。(連結

 

大自然的舞台

 

頻率減少的噪音污染,換句話說,是到大自然喘息的時間。

研究指出,雀鳥因交通的噪音會將聲量[1]及音調(音頻)[2]提高,噪音亦會阻礙樹蛙尋找交配伴侶[3]。

美國樹城州立大學在2012-2013做過一個名為「Phantom Road Experiment」[4]的研究,透過在郊野用揚聲器模擬一條馬路的聲音,發現噪音會減少雀鳥在該環境聚集, 從而形成環境退化(habitat degradation)。

在Work From Home (or Hill) 的時候,你有發現更易聽到大自然的合奏嗎?

在許對今天的香港效果不算大,但相信在歐美地方感覺更真實。

 

聆聽的技巧,只需一顆心

在家只要有一扇窗,便能聽到窗外的聲音。

有否試過靜下來,靜聽窗外的變化?

最近進入春季,筆者在家中的早上迎來段段蟬響,感覺把我置身山上。

若然樓下夾集著混亂的城市聲,細心分析不同聲音元素,可能也為你找到驚喜。(利申:我明白高樓林立的香港真係可以好嘈。)

不妨找一段短時間,讓整個身體一起聆聽,以聽覺主導一下。

 

全球的「在家聆聽」,你也可以參與

自己傾聽之後,有想過別人在家抗疫會聽到怎樣的聲景嗎?

全球最大聲音地圖之一的aporee.org/maps/ 近日公開募集疫症大流行的聲音景觀,讓受疫症影響的人分享自己所在地的錄音,亦能讓切身聆聽世界另一端正面對的環境。到 https://aporee.org/maps/work/projects.php?project=corona 便可聆聽其他人分享的聲景,而參與這個聲音地圖亦十分簡單, 在身處的地方點一下,按「Add a new location」便可。

除此之外,另一個全球集體創作的聲音地國 https://citiesandmemory.com/ 亦發起了#StayHomeSounds,希望收集全球不同地方留在家中的錄音,再將錄音放到聲音地圖內,到 https://citiesandmemory.com/covid19-sounds/ 便可參與。就算不想錄音,也可聽聽其他創作者上傳的心思。

 

想念郊野?

熱愛大自然的你,在家面對著四面牆總會想念郊野,很想上山走一走。

山上一定安全嗎?沒有人知道,但若然你選擇留家配合減少社交接觸的話,以下是幾個回到郊野的方法。

想念香港的山嶺,自然要聽香港的自然聲。香港也有本土的自然聲音地圖AK IN KK – Nature Field Reocrding收錄了2016起在香港自然的聲音景觀,讓身在家中也能傾聽鳥語蟬鳴流水聲響。現時還有很多錄音正排隊被上載,想第一手知道更多便要讚好此Facebook 專頁

遠一點,在現在香港不能到達的台灣,有由吳燦政十年來一直建立的「台灣聲音環境資料庫計劃」,有由他主理的聲音計畫,也有台灣的聲音地圖

 

再遠一點,聽聽全世界的大自然吧!全球最大的集體創作自然聲音地圖 http://www.naturesoundmap.com/ 讓你安在家中探險全球各個地方。

 

總結

這段日子的確多了留在家中的時間,但亦是一個好的機會讓我們留意多點身邊的事物。向來此計畫都在提倡「聆聽」身邊的聲音,希望大家避免與外界接觸之際,與世界產生多一點聽覺上的接觸。

 

 

參考:

[1] Katherine E. Gentry, Megan F. McKenna & David A. Luther (2018) Evidence of suboscine song plasticity in response to traffic noise fluctuations and temporary road closures, Bioacoustics, 27:2, 165-181, DOI: 10.1080/09524622.2017.1303645

[2] Slabbekoorn, H., and M. Peet. 2003. Birds sing at a higher pitch in urban noise. Nature 424:267.

[3] Wollerman L (1999) Acoustic interference limits call detection in a Neotropical frog Hyla ebraccata. Anim Behav 57:529–536

[4] Ware, H. E., McClure, C. J., Carlisle, J. D., & Barber, J. R. (2015). A phantom road experiment reveals traffic noise is an invisible source of habitat degradation.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, 112(39), 12105–12109. https://doi.org/10.1073/pnas.1504710112

Tags: , , ,

發表迴響